欢迎访问四川新闻网  今天是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日本内阁大改组,想在台海动真格?别忘了中国在日驻军权!

世界潮流浩浩汤汤,台湾问题终将随着中国的发展迎刃而解。

文 | 海上客

昨天(9月13日),日本岸田文雄内阁再次大改组。确实可以说改得有点面目全非——

新内阁中仅有6人留任;

11人是首次入阁的新面孔;

另有2人是再次入阁的老将,其中包括曾经担任法务大臣、如今已经年过70岁的上川阳子。这次,她出任外务大臣。


岸田文雄9月13日改组内阁,并调整日本目前的执政党自由民主党高层人事安排

这是岸田文雄自去年8月改组内阁后,一年多时光里再次有所行动。

在海叔看来,岸田文雄此举,无非为了应对核污水排海后内外交困,危机总爆发的局面。

当然,就像其为了维持东京电力公司运转,而不愿意破釜沉舟用更科学合理、或许难度稍大的办法来解决核污水问题,目前其改组内阁,也走在了极其危险的“岸田”之侧。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其如此行为,甚至有着人仰马翻摔河里的危险!

1

接替所谓的“知华派”林芳正出任外相的上川阳子,被认为是一个狠角色。

有媒体报道称,上川阳子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批准最多死刑执行令的法务大臣。

她最出名的批准令,当然是2018年7月批准执行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主谋麻原彰晃与其余12名奥姆真理教核心成员死刑。


2018年7月6日凌晨,时任日本法务大臣上川阳子召开媒体见面会,就麻原彰晃执行死刑一事答记者问

由她出任外相,在海叔看来,岸田文雄无非在考虑——如何使用更强硬的手段,令周边国家从政府到民众,无奈认可日本核污水排放之事实。

当然,回头看麻原彰晃该不该杀,上川阳子所批准杀罪犯是否符合日本法律,那都是其国内事务。批准罪犯执行死刑,本身没有太多值得议论之处。

只不过,用此等狠人来担任外相,我们必须有所重视——如果用狠人做好事,或许好上加好;如果用狠人做坏事,而狠人无脑,情况就会非常令人担忧。

更值得注意的,则是岸田文雄起用木原稔替代滨田靖一出任防卫相。

木原稔何许人也?反正在日本国内有“亲台派”一说,木原稔是其中骨干!

今年7月15日,由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鼓捣,在东京举办过一场“台海危机兵棋推演”。当时扮演防卫大臣的就是木原稔。

如今,此人从幕后走上前台,当真担任防卫大臣了。


今年7月15日,由日本战略研究论坛鼓捣,在东京举办过一场“台海危机兵棋推演”,当时扮演防卫大臣的就是木原稔

那么,在兵棋推演中,他那套提议——让日本方面使用“反击能力”对付“解放军攻台部队”,是否会投入实践呢?

当然,对于台湾问题,中国政府的态度很明确——这是中国内政。我们仍然希望采取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台湾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因此,如果确实到了需要清剿“台独”分裂势力的时刻,相信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会共同行动起来,展开包括军事行动在内的一切办法,来达成统一,达成长久的和平。

似木原稔这般,此时此刻就如此猴急地想要组成所谓的“反击能力”,看上去胆子不小!难道他希望日本万劫不复吗?

2

不得不说,岸田文雄此次改组内阁,走得有点飘。

其趁机透露,将有防卫省现任文职官员驻扎台湾。海叔不禁要说,日本这么做,得到中国政府允许了吗?这是有正常外交关系的国家间的交往之道吗?


9月13日上午国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陈斌华亮相

对此,在9月13日上午国务院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陈斌华回应指出——

大陆方面坚决反对我建交国与中国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敦促日方汲取历史教训,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精神,在台湾问题上谨言慎行。

不得不说,国台办这话说得已经很客气了!

要我看,岸田文雄新内阁组建完成以后,该做的就是改悔!没有别的出路!想在台湾问题上充当搅和工具,以期从中捞取好处,这是门都没有的事!

3

日本当局甭以为中方对其各种耍无赖、介入台海问题,就没招了!

我们当然明白,台湾问题之所以延宕至今没有完全解决,是因为国际上确实有势力在利用此问题威慑中国,如今其仍不想放弃,想要通过台湾问题继续遏制中国。但世界潮流浩浩汤汤,台湾问题终将随着中国的发展迎刃而解。

在这个过程中,日本最好别像一个赌徒一样疯狂下注。以日本现有的战略空间、在世界格局中所处的位置——

日本首先是输不起的,一旦输,必将万劫不复!

其次,如果敢在台湾问题上阻挠中国,则其又是必输的。

从这个逻辑去思考,日本最好乖乖地别动。比如核污水排海问题,该看看日本国内民众的反对情况、韩国的反对情况——别只听韩国总统尹锡悦的一家之言,看看韩国民众的态度吧。

至于中国,态度再明确不过——作为邻居,日本如何处理核污水,竟然不与中国打招呼,那就是以邻为壑。这种态度只能显示出日本政客乃是真正的小人!

现在改还来得急。

如果一条道走到黑,还想错上加错用台湾问题来搞事,海叔要说,二战胜利时刻,可是规定了中、美、苏、英四国在日本驻军的。这个规定,日本最好别忘了!

延伸阅读:

补壹刀:日韩大变动,台绿营乐了?

岸田文雄内阁大换血,尹锡悦提名三位新阁员,日韩政坛在13日这一天同步迎来大动作。

日本防卫大臣、外务大臣双双换人,真是“亲中派”下“亲台派”上?强硬派韩国防长候选人屡屡对华出言不逊,上台后又会如何?

日韩这一轮人事变动,又将给中日、中韩关系带来哪些不确定性?

1

率先曝出来的是岸田文雄的内阁改组名单。

这份由岸田文雄敲定、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公布的内阁成员名单可谓是“大换血”。岸田内阁中原来的19名成员,只有6人留任,其余13名全部被替换,其中又有11名是首次入阁。

其中,备受关注的是,防卫大臣和外务大臣双双换人,上川阳子取代林芳正成为新任外务大臣,而木原稔取代滨田靖一成为防卫大臣。

5次入阁的上川阳子可以算得上是日本政坛资深人物,与岸田文雄和林芳正同属岸田派(宏池会)资深成员。不过,她在日本更为民众熟知的是多次出任法务大臣的背景,先后在安倍内阁和菅义伟内阁中担任多届法务大臣,在任内修改债权规定和民法、刑事司法改革等业绩受到好评,而外交方面的履历或者经验几乎没有。

新任防务大臣木原稔则隶属于自民党内的第三大派系茂木派。他在安倍内阁和菅义伟内阁中,作为首相顾问参与了针对新冠病毒的边境管控措施,并致力于促进国防装备的出口,目前担任众议院国土交通旅游委员会委员长。而他作为日本所谓的跨党派友台议员团体“日华议员恳谈会”事务局长多次窜访台湾。



岸田文雄内阁大换血

对于这一变动,有岛内绿媒将其解读为“亲中派(林芳正)”下与“亲台派(木原稔)”上,不得不说这显然有点过于按照绿媒的臆想解读了。

实际上,在日本法政大学现代政治分析专业教授白鸟浩看来,外务大臣的变动或许是为了遏制林芳正,因为林很可能成为岸田派(宏池会)内岸田文雄最大的竞争对手。而木原稔的任命更多是为了保留支持自民党的保守派基础。在他看来,日本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可能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此外,还有分析人士认为,世界各国外交的主流是首脑外交,即使更换外务大臣和防卫大臣,也不会对日本的外交政策产生任何变化和影响。

除了上述两个职位的变动之外,前厚劳副大臣武见敬三担任厚生劳动相,前总务副大臣铃木淳司担任总务相,众议员小泉龙司出任法相,前法务副大臣盛山正仁担任文部科学相,前财务副大臣宫下一郎为农相,环境相为前外务副大臣伊藤信太郎,复兴相为前厚劳副大臣土屋品子,国家公安委员长为前经产副大臣松村祥史,内阁府政务官自见英子出任地方创生担当相,前总务相新藤义孝被起用为经济再生担当相,前国土交通政务官加藤鲇子担任儿童政策担当相。

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财务大臣铃木俊一、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经济安全保障担当大臣高市早苗、数字大臣河野太郎以及来自公明党的国土交通大臣齐藤铁夫等6名内阁成员继续留任。

按照组阁流程,在皇宫举行内阁成员认证仪式后,新内阁将于当晚正式成立。



岸田文雄新内阁将于当晚正式成立

法新社称,这次改组从阁员所属自民党内派阀来看,可以看出岸田着眼派阀平衡的考量。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改组可能是岸田在明年自民党总裁选举前提振人气的“最后一次机会”。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项昊宇也告诉“补壹刀”,岸田此次内阁改组很明显是想以此来提振一下支持率。过去一年岸田内阁成员丑闻频出,岸田的支持率也几次跌破30%的危险红线,此次内阁职位的分配体现了笼络党内人心、党派利益平衡的特点。

2

相比于岸田政府此次酝酿已久、并且有意为明年大选铺路的内阁改组而言,尹锡悦政府此次改组则显得更为临时、小范围。

根据韩国总统府秘书室13日发布内阁改组方案,尹锡悦提名国民力量党国会议员申源湜为新任国防部长官候选人、总统文化体育特别助理柳仁村为文体部长官、前国民力量紧急对策委员金杏为女性部长官。



尹锡悦政府小范围改组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国防部长候选人申源湜。在这个提名公布的前一天,韩联社援引韩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现任韩国国防部长李钟燮似乎有意辞职。最近一段时间,李钟燮正因为韩国海军陆战队防汛士兵殉职案调查作出不当指示、决定撤除陆军军校内抗日独立运动志士洪范图将军胸像等事件,遭到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的弹劾压力。

自从李钟燮传出辞职意向后,申源湜就一直是国防部长的热门人选。申源湜现在是执政党国民力量党的国会议员,韩国退役三星陆军上将,曾经在军队服役三十五年,也被评价为韩国国防政策规划、战略专家,曾在李明博政府时期担任国防部国防政策室政策企划官。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詹德斌告诉“补壹刀”,申源湜早在尹锡悦竞选时期,他就是尹在军事国防方面主要的智囊之一。也有传闻称,尹锡悦此前就有意让他接任国防部长,因为他在军事方面的能力确实是得到认可的。

在宣布提名时,总统办公厅主任金大基表示,申源湜被提名为候选人的原因是,“他服役期间在国防政策和行动方面都拥有丰富的经验”,并补充道,“我们认为他是扎实建设我们国家安全能力并完成国防改革4.0的最佳人选”。



申源湜被提名为国防部长候选人

而申本人在获得提名后也回应称,“包括内部安全环境在内的各种挑战很严峻”,“将竭尽全力让军人有军人样,军队有军队样”。

不过对于这次的提名,韩国政界也并非没有担忧。一些人表示,考虑到申源湜自入伍以来一直主张对朝鲜加强威慑的历史,未来与朝鲜的关系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对此只能期望申本人能有自己的平衡感。

他除了支持军队加强对朝鲜的威慑之外,也支持尹锡悦政府深化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关系。因此,外界预测他接任国防部长后会继续加强韩美日安全合作。

詹德斌也认为,申源湜上台后毫无疑问会继续推进戴维营峰会确定的美日韩三方军事合作,特别是韩日之间的一些军事合作。另外,他还很强调联合国军的作用,可能也会强化联合国军在未来韩国防卫过程当中的角色恢复。

3

总体而言,这次日韩内阁的改组,最受关注的莫过于日本的防卫大臣、外务大臣和韩国的国防部长这三个职位。

尤其是日本防卫大臣木原稔和韩国的国防部长申源湜,这两个人的任命或将给中日关系、中韩关系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先说岸田文雄敲定的日本防卫大臣木原稔。

前几天,可能由他接任防卫大臣的消息一传出,就已经被台湾岛内绿媒冠以“亲台派”的标题宣传过一波了。今天内阁改组名单敲定以后,台湾民进党所谓“立委”赵天麟马上跳出来,在脸书上发文称,“诚挚恭喜最亲台的木原稔就任防卫大臣”。

他还说,自己今年1月份受日本台湾交流协会邀请前往东京访问时,与木原稔有过两次深入对谈的机会,谈的最多的就是所谓“台海和平对台日安全的重要性,以及美日安保框架如何维持台海及印太地区的和平稳定”,“相信在木原稔的努力下,会有更进一步的成果”。

木原稔本人确实也算得上是日台勾连的关键推动人物之一。绿媒“自由时报”称,木原稔是自民党内极具代表性的所谓“亲台派”大将,作为日本所谓的跨党派友台议员团体“日华议员恳谈会”的事务局长,包括台湾凤梨等农产品销日等都是他力挺的,还和该会的会长多次窜台。

在日本前首相安倍的所谓“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言论被中方批评后,他还诡辩称,安倍陈述的是一件事实,不应该受到批评。渲染台海紧张气氛的“撤离在台的日本公民”计划,也是出自他之手。

更值得警惕的是,在7月中旬由日本民间智库“日本战略研究论坛”(JFSS)主办的日美台兵棋推演中,他扮演防卫大臣一角,提议日本使用“反击能力”对抗中国,军事冒险色彩非常浓厚。

其次是尹锡悦提名的国防部长申源湜。

不少中国人对申源湜这个名字有印象,还是在今年6月份韩方就我驻韩大使提出无理指责的时候。

当时,我驻韩国大使邢海明与韩国在野的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会晤,就是申源湜跳出来对此表示“激愤”,他还表示韩国政府应积极考虑采取将邢海明列为“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的强硬措施。



申源湜曾称韩国越是表现出屈从姿态,中国就越会无视韩国

在韩国进入中国第三批出境游名单之后,申源湜竟然宣称,这是尹锡悦政府“有原则、堂堂正正的对华外交取得的壮举”。他还表示,韩国越是表现出屈从姿态,中国就越会无视韩国,而越是自信地站出来,中国反而越尊重韩国。足见其对华心态之不健康。

在萨德问题上,他也屡屡表现出消极动向。今年7月,他的办公室披露所谓的消息,称韩国政府曾在前总统文在寅执政时期接到有关“萨德”(THAAD,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雷达对人体无害的报告,但不予公开,且隐瞒公众对华许诺“三不一限”。

除此之外,他本人也表现出了强烈的“亲美反共”色彩。而且在尹锡悦表现出“反共”的意识形态之后,政治敏感性比较高的申源湜马上紧密跟随,在多个场合大肆表露“反共”情绪。

詹德斌认为,申源湜就任后会更加地按照以所谓“以实力求和平”的政策去强化美韩军事合作,可能对中韩之间的政治信任产生更多的不利影响。

4

不过,项昊宇告诉“补壹刀”,木原稔所谓“亲台派”标签,可能在他上台之后反倒成为他的一个束缚。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前防卫大臣岸信夫,他本身就是一个所谓“亲台派”的代表人物,但是他在上台之后除了偶尔在涉华涉台问题上有一些消极表态,总体不敢有特别明显的出格越线举动。这主要是因为,一旦坐到防长那个位置上,他必须忠实地去执行国家的基本对外政策,必须得遵守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有关承诺和原则。

这也是对木原稔的一个提醒。如果将来他真的把自身的一些倾向在防卫大臣的位置上表现出来,那么对中日关系以及日本整体的外交都会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这是他必须要考虑的后果。

项昊宇认为,木原稔可能会在对内或者一些不那么敏感的场合有一些相对消极的表态,但是在正式场合或者涉及到官方立场的一些表态,他还是会顾及中方的反应,按照日本政府现有的框架来,比其在台下时更加谨慎一些。

当然,鉴于他本人过往的表现,我们会更加关注他是否能够恪守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的承诺。而他本人作为日本的防卫大臣,也有必要对中日关系表现出更加负责任的态度来。

实际上,这不只是对木原稔的期待,更是对日本岸田政府新内阁的期待。

在岸田内阁改组之后,日本共同社头条区的报道就明言,“对华外交是岸田政府最大外交课题”。



毛宁回应有关日本内阁改组的提问

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回应有关日本内阁改组的提问时表示,内阁改组是日本的内政,中日互为重要近邻,保持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符合两国和地区的共同利益。中日双方要以两国领导人的重要共识为引领,以今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5周年为契机,加强对话沟通,深化务实合作,管控矛盾分歧,推动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建设性、稳定的中日关系。

如果能认识到对华外交是最大外交课题的话,更应该借着内阁改组的机会,重新端正对华认识,以负责任的态度发展对华关系。

这一点对日本很重要,对韩国也一样重要。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四川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