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新闻网  今天是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每年几百英尺:林木线的退却

■武夷山

2月,美国圣马丁出版社出版了Ben Rawlence(本·罗伦斯)的著作The Treeline:The Last Forest and the Future of Life on Earth(本文作者译为“林木线:最后的森林和地球生命的未来”)。

据百度百科,“林木线”是生态学、环境学及地理学中的一个概念。在该线以内,植物可如常生长;一旦逾越该线,大部分植物均会因风力、水源、土壤或其他气候原因而无法生长。过去50年来,由于气候变暖,地球上的一些北方森林正在向北迁移。

10月,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院和国家医学院将首次设立的埃里克和温迪·施密特卓越科学传播奖(Eric and Wendy Schmidt Awards for Excellence in Science Communications)的最高奖颁发给了本书作者本·罗伦斯。

罗伦斯是调查记者,曾报道过战火下的非洲人民和难民营中难民的悲惨命运,出版过两部著作:City of Thorns:Nine Lives in the Worlds Largest Refugee Camp(荆棘城市:世界最大难民营中的9条生命,2017年出版)和Radio Congo:Signals of Hope from Africas Deadliest War(刚果电台:非洲最惨烈的战争中的希望信号,2012年出版)。

《林木线:最后的森林和地球生命的未来》是他的第三本著作,其主旨是想告诉人们“树木预示着地球的命运”。

本书聚焦于地球上所有生命面临的最大威胁——气候变化。为反映气候变化的冲击,他跟踪了解了林木线的状况。他写到,林木线这一已经北移的“生态系统之间的过渡区”已“不再是每百年移动几英寸的问题”,而是“每年移动几百英尺”了。而且,“树木一直在移动。它们本不应该移动的”。

他具体追踪了6种树的情况——3种针叶树和3种阔叶树,分别是威尔士的欧洲赤松、挪威的绒毛桦树、俄罗斯西伯利亚泰加林带上的落叶松、阿拉斯加的云杉、加拿大的香脂白杨、格陵兰岛的山楸。它们都是能够经受高纬度严寒的树种。

作者对每一种树的描述都是在创作“物种镶嵌画”,也交代了它们对人类不可磨灭的实用价值贡献、文化贡献和精神贡献。例如,绒毛桦树曾被人们用来做“工具、房屋、燃料、食物和药品,它是食物链上不可缺少的细菌、真菌和昆虫之家园,也为森林中不可缺少的其他植物遮阴”。

罗伦斯用抒情清新的散文风格生动地描绘自然界:挪威“神秘而无尽”的黎明、落叶松的“高贵气氛”、香脂白杨“舒展的树枝”。

在调研采访的路上,与罗伦斯讨论过的对象包括科学家、环保主义者、森林专家、土著族群、驯鹿饲养者、农场主、普通居民,等等。他了解到,气候变化的后果不一定只是物种灭绝,有时候是过度生长。气温变化还可能使动物的行动进退失据,如若驯鹿不知道何时该向冬季草场迁徙,而在原先的草场继续啮食,就可能毁坏自己的栖居地。

罗伦斯将最新相关科研成果的介绍与采访报道有机结合在一起,他说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见到的将会是地球上最后一片森林了,同时说明这对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罗伦斯并非这一领域的专家,他不知道解决方案何在,只希望人们“为着共同利益而一道努力,能够转型,并开展有意义的工作”。

本书图文并茂,插图师Lizzie Harper女士具有动物学专业背景,酷爱大自然,有25年的插图经验,擅长水彩画、铅笔画和钢笔画。很多出版社、环保慈善机构、邮票设计者、包装公司和设计公司都欣赏、收藏她的作品。

地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四川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