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新闻网  今天是 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以媒:被问是否戴着“带他们回家”人质标牌,内塔尼亚胡当众掏出展示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以色列时报》当地时间16日报道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当天在特拉维夫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回答了包括对加沙的战后计划、人道主义援助等一连串问题,内塔尼亚胡“愤怒”表示,有关他资助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说法是“虚构的”,在有关解救人质问题上,他还展示出他戴着人质标牌。


以总理在特拉维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

报道说,内塔尼亚胡被问及,国际社会对他有关战后在加沙的计划——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不在加沙发挥作用的设想有支持也有反对,内塔尼亚胡回答说,很多国际上的声音都同意他的计划,但不愿明说。他声称,这些声音希望他允许巴勒斯坦人启动建国进程,然后找到一种阻止这一进程的方式。

报道继续称,内塔尼亚胡说他回忆起有关美国总统拜登的往事,当拜登曾以副总统身份访问以色列时,问起自己有关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我告诉他,巴勒斯坦人有权过自己的生活,但没有任何能危及到我们生命的主权,”他继续说,当拜登回答说这不会构成主权问题时,“我说‘对’”。内塔尼亚胡再次表示,许多人同意他的战后计划,“我甚至不排除我们可以就此与美国达成协议”。

当被问及对加沙地带的燃料和人道主义援助时,报道称,内塔尼亚胡说,根据11月底达成的停火协议,以色列曾向美国承诺,允许“最低限度的燃料”进入加沙,以防止疾病蔓延和人道主义崩溃,并允许每天有200辆卡车运送食品和人道主义物资。

报道称,内塔尼亚胡还被问到为什么一直允许卡塔尔资金进入加沙,以加强哈马斯的管理,以及为什么他不批评卡塔尔对哈马斯的支持。内塔尼亚胡说,他对卡塔尔有“严厉批评”,“你会听到更多这样的批评”。他同时表示,目前的重点是人质问题。在卡塔尔为哈马斯提供资金的问题上,他还说,“在我执政前后”进入加沙的资金“不是为了加强哈马斯,而是为了防止人道主义灾难。”

《以色列时报》称,内塔尼亚胡还愤怒地表示,有关他资助哈马斯的说法“是他们一直在培育的一种虚构说法……现在我告诉你的才是事实。”报道还说,当被问及是否戴着“带他们回家”的人质标牌,内塔尼亚胡从脖子上掏出标牌,表明是这样的。

延伸阅读

媒体:拜登情绪失控批评以总理 实际是发出政治信号

直新闻:对于拜登先是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出严厉批评然后又试图进行淡化一事,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拜登这次情绪失控突然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出严厉批评,实际上向我们发出了这么几重政治信号——其一是,面对国际社会排山倒海般的政治与道义压力,一直以来试图以一己之力为以色列撑开保护伞的美国,终于开始呈现出顶不住了的迹象。尤其是本月12日联合国大会第十次紧急特别会议再次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决议,要求在加沙立即实现人道主义停火。这项决议不仅获得了153个国家的支持,而且连一直以来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三国,也从原来的投弃权票转为了投赞成票。这对于美国来说,脸上真的有些挂不住了。


拜登和内塔尼亚胡会谈

其二,自从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爆发以来,不仅美国社会出现了族群上的撕裂,而且出现了价值观念上的严重错乱。在美国国内,虽然主流民意仍然是支持以色列的,但是在精英大学校园中却有一大批年轻学生、老师甚至校长是支持哈马斯反对以色列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挺以派”与“挺哈派”爆发了严重的对立,并因此而产生了“挺哈派”是否拥有言论自由的讨论。这样一种分歧,也成了美国社会的不堪承受之重。

第三,拜登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的行为,已经严重冲击到了其选情。在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爆发之前,拜登的民意支持率是稳定且遥遥领先于特朗普的,但在冲突爆发之后,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经稳定且遥遥领先于拜登。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三个因素,导致了拜登的情绪出现了失控现象,并使得拜登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分歧与矛盾逐渐公开化了。


沙利文和内塔尼亚胡握手

直新闻:那对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公开呼吁以色列在三个星期内结束大规模空袭与地面作战,转向较小规模精确打击哈马斯的策略,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以色列军队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来打击哈马斯,这本来是一个非常机密的东西,美方完全可以跟以色列在私底下进行讨论。然而,沙利文选择公开向以色列发出呼吁,显然,一是为了表达对以色列前一段时间对加沙地带进行野蛮式攻击的不满,二是说明拜登政府正在试图跟以色列保持适当的距离,以免拖累了拜登与民主党的选情,三是说明在如何打击哈马斯以及打多久等问题上,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并没有谈拢。

那么面对拜登政府公开下指导棋的行为,内塔尼亚胡政府究竟会不会听?我认为会听。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在这个世界上美国不仅是唯一对以色列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国家,而且美国还是这次以色列对哈马斯军事行动的唯一支持者,同时也是唯一的战术参谋甚至是共同参与者。我们甚至可以说,要是没有美国在国际政治与军备上的支持,以色列压根就打不下去。再加上,从本质上来讲,拜登政府并不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以色列消灭哈马斯的战略,更不是要彻底叫停以色列的军事行动,而仅仅是要让以色列改变一下进攻哈马斯的战术,也就是要让以色列打得更“文明一些”,不要那么野蛮,尤其是不要过度伤害无辜平民。

所以我认为,按照美国的要求,在三到四周之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就将进入新的阶段,也就是改变当前简单粗暴地进攻哈马斯的战术,转而对加沙地带进行精准打击,以及利用情报机构对哈马斯领导人进行追杀。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为完成美国下达的任务,以色列军队将会不惜一切代价“赶工期”,在接下来的三到四周时间内,加沙地带的战斗将会更加野蛮与惨烈。在此之后,以色列与哈马斯之间的战争烈度将会急剧下降,但是以军对哈马斯的精准打击与对哈马斯领导人的追杀行动,将会进入长期化。同时我还认为,为了“奖励”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听话”行为,作为回报,接下来拜登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力度只会加大而不会削弱,也就是要为接下来以军的精准打击与追杀行动,提供更多的精确制导武器与情报支持,甚至不排除会派小规模的美军特种部队参与作战。

直新闻:那对于拜登政府再度提出要用“两国方案”来彻底解决巴以冲突却遭到了以色列的反对一事,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从当前的战场态势上来看,可以预料,在美国政治与军事上的全力支持下,以色列基本上可以实现用军事手段解决哈马斯问题的目标。这个基本目标就是,消灭哈马斯的主力部队,让哈马斯不再以成建制的力量出现在加沙地带,而仅仅是以化整为零与进行零星恐怖袭击的方式存在。在这一军事目标初步达成之后,最终巴以冲突将重新迈入到政治解决的阶段。

但是我同时认为,接下来用政治手段解决巴以冲突,不仅不会比以色列与哈马斯冲突之前更容易,反而会变得更加复杂更加难解。这背后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在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惨绝人寰的攻击与报复行为发生之后,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的矛盾与仇恨只会进一步加深,双方将变得更加难以共存;第二是因为,无论是在面对俄乌战事还是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当中,国际社会都不仅未能起到调解纠纷与解决问题的作用,反而这两场冲突还进一步撕裂了国际社会,弱化了国际社会的作用。

它的具体表现就在,一方面,虽然联合国大会在俄乌战事与以色列跟哈马斯的冲突中,都以压倒性的绝对多数做出了谁是谁非的判断,但最终联合国大会的决定都变成了一纸空文,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另一方面,虽然联合国安理会有权解决冲突,但是由于五大常任理事国在这个问题上,由于个别国家的偏袒行为,陷入了分裂与对抗状态,最终连一个主持公道的决议都做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能指望一个连自身威信都受到严重冲击和伤害的“国际社会”,能够解决巴以之间的老大难问题?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四川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