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四川新闻网  今天是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刀郎:质疑也好遗忘也好,都不重要,我想我们终归是要被人遗忘的

刀郎的女儿出生40天,老婆杨娜突然消失不见,刀郎疯狂寻找,到老婆公司才听说:“杨娜早就跑路来了。”
看着嗷嗷待哺的女儿,刀郎借酒浇愁,欲哭无泪,甚至还因此得了胸积水。
刀郎出生于四川,父母都在文工团工作,母亲是遇到舞蹈演员,父亲是一名灯光师。
很小的时候,刀郎就在文工团里学习钢琴演奏。
1988年,刀郎从高中辍学了,拿着母亲给的10块钱,开始到内江歌舞厅学习音乐。
后来又辗转成都,重庆,西藏、西安等地,“流浪”了四年。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妻子杨娜。
杨娜是歌舞团的演员,长得漂亮,两人一见钟情。
杨娜对刀郎说:“我之前离过婚,可能配不上你。”
刀郎却毫不在意,两人干柴烈火,一不小心怀孕了。刀郎当时并没有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但他还是决定负起责任。
不顾父母的反对,跟杨娜结了婚。




当时,刀郎只是乐队的键盘手,毫无名气,一穷二白,婚后的生活真的是一地鸡毛。
女儿出生40天,杨娜嫌弃他实在太穷,看不到希望,突然消失不见了。
她留下一张字条:“我过够了穷日子,原谅我,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走了。”
刀郎发疯似地找去了杨娜的工作单位,却被告知,她早就辞职了。
看着嗷嗷待哺的女儿,刀郎只能每日借酒浇愁,最后还患上了胸积水。
后来,刀郎还是踏上了寻找杨娜的道路,他想见杨娜一面,至少应该把话说清楚。
没想到一找就是几年,在这期间,他去了祖国的很多地方,写下了《冲动的惩罚》和《孩子他妈》等歌曲。
但始终没有找到妻子的身影,最终却等来了杨娜起诉离婚的消息。
杨娜还是选择嫁给了一个富商,再也不想过清贫的日子。
1993年,刀郎认识了第二任妻子朱梅,朱梅是新疆姑娘,他并不嫌弃刀郎是个带着女儿的穷小子,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1995年,两人回到了新疆,成立了西北音乐工作室,婚后,朱梅又生下了一个女儿。




他们把大女儿也接了过来,朱梅对她视如己出,给了她从未感受过的母爱。
那些年,朱梅跟着刀郎过着困苦的生活,居住的小房子只有10多平,父母去看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但朱梅甘之如饴。
在新疆,刀郎见证了民族音乐和现代音符的融合,他由内而外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他在这里制作了《大漠情歌》、《西域情歌》等歌曲。还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
2001年,刀郎发行了一张专辑,只卖出2000多张,事业上没有一点起色。
2002年初冬,他从八楼的工作室出来,看到2路车站旁的维族姑娘,鲜红的衣裳映雪,分外美丽……
一段旋律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2004年,刀郎发行了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卖出了270万的正版销量。
如果加上dao版,估计超过1000万张。
要知道同一年,周杰伦发表的《七里香》才卖了260万张。
那年7月,张艺谋邀请刀郎出席《十面埋伏》的首映礼,刀郎拒绝了:“我只是个草根,登不上那么高大上的舞台。”
张艺谋说:“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有自己的判断,你必须得来,我相信你。”
最终,刀郎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没想到,刀郎的爆红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那英说:“刀郎如果上春晚,我就砸掉电视机。”
“他的歌完全不具备审美条件,在KTV点刀郎的歌的人都是农民。”




杨坤也站出来发声:“刀郎的歌算音乐吗?他懂音乐吗?他的歌让华语乐坛倒退几十年。”
汪峰更是直言:“刀郎的成功是流行音乐的悲哀。”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内向的刀郎无力抵抗,他没有唱片公司,一直单打独斗。
当他承受不住时,第一反应是逃离。
2008年,刀郎为奥运作曲献唱之后,就渐渐退出了大众的事业。
2012年,刀郎开了一场演唱会,在巨星云集的香港红磡体育场,上座率竟然达到了90%。
尽管有这样的辉煌,刀郎还是消失在了华语娱乐圈。
刀郎说:“我性格的原因,当时对成名的准备不足,这不是我想要的一种生活。
我的概念是,我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但是我真的不希望我这人,被大家知道。”
因为刀郎实在太过低调了,不怎么出现在人们面前,甚至出现了一个冒牌货“西域刀郎”。
西域刀郎出场费超过10万,赚得盆满钵满,刀郎自己却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2020年,刀郎一口气发行了两张专辑《弹词话本》和《如是我闻》。
2021年,又发行了《世间的每一个人》。
但在这个被流量占据的年代,刀郎的专辑一点水花也没有。
对于过气,刀郎很坦然:“质疑也好,遗忘也好,其实都不重要,我想我们终归是要被人遗忘的,不是吗?”
刀郎从未把自己当做圈里人,也不喜欢别人娱乐自己,所以,他选择逃离。
但刀郎的歌真的那么土吗?
你对刀郎的歌,有什么看法呢?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四川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